城市中的孤岛,温暖的时光机~

母亲的呼唤

昨天下班的时候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说在家没事种点空心菜。是啊,又快到了吃空心菜的时候。

下面为我与妈妈的对话: 

——我最爱你烧的空心菜了

——知道你最爱吃啊,只要有空心菜能吃好几碗饭,冬天的时候吧,芹菜也是

——谁让你烧的这么好吃啊,在外面我都不吃的,味道完全不一样

——外面的跟家里的肯定不一样啊

——妈,我清明节回家唉,车票都买好了

——哪天到家啊,我去摘点艾草,做清明果吃

——别啊,等我一起摘,我都好多好多年没有去摘过艾草了

——是啊,小的时候,每次到了这个时候你都去摘,摘着摘着就到别的村子里去了,别人还跟我说,你家闺女这么爱吃清明果啊,一个人天黑了还不回家。我就说,哪里爱吃了,就是喜欢摘艾草,每次做了都吃不到两个就不吃了。

——是的呀,我就记得我小时候老是摘了好多回来,你都嫌麻烦,不给我做。我还记得有一次你和奶奶都不给我做,我就送给金英奶奶了,然后她做好后给了一小袋给我。

——你又不爱吃,多麻烦

——妈,你会不会做啊?

——肯定会啊,又不难的。

——那我怎么就从来没吃过你做的啊

——你奶奶每年都做好几次啊,我就不用做了嘛

——我好多年没吃过了,好多年没回家过清明节了……

……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吃过妈妈做的清明果,好像那些久远的记忆里,除了烧菜做饭(妈妈烧的饭菜无人能及,或许在每个孩子都是这样吧),有关于休闲类的美食基本上都是出自奶奶的手中。

与妈妈的对话,总是这么亲切,这么生活化,让我这么想念在家的日子,就好像是一朵盛放的花朵般,味道如此清新,又好像是夏日里常吃不厌的空心菜,家的味道,让人如此想念,如此向往。

想起但丁的一句名言: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


评论(2)

© 苏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