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的孤岛,温暖的时光机~

遇见你,在春暖花开的时候

记得春节的时候,家门口槡树展露新芽,妹妹说:我觉得绿叶才是春天的使者,绿叶为大树而生,从春天的嫩绿,到夏天的葱笼,秋天的枯槁到冬日的飘零,最后回归到大树的怀抱,待来年的春天,在干瘪的大地上,突然蓬松地炸出了一丝绿。(小小的妹子有这样的感慨比当年的木木要强多了)

且不论春天的使者是花或是叶,春天就这样来了。我有一个愿望,要去看一看黄灿灿的油菜花海,就好似没有油菜花的春天是不完整的似的。春天是花的季节,有傲雪凌霜的梅,有霓裳羽衣似的玉兰,有红妆似锦的海棠……这些仅为观赏性的乔木植物而为人所爱,唯独油菜这一草本植物从原本的传统经济作物日渐成为了各地丰富的旅游资源。

如果你也爱春天,就在草长莺飞的季节,去中国最美的乡村,走一走阡陌小道,赏陌上花开彩蝶翩翩。三月陌上风情随风拂过花海,袭上心头,而后,可缓缓归矣。

 

行程:虹关村—岭脚—虹关古道(10公里)—官坑—月亮弯—思溪延村

我们去看为人称道的绝美风景,却不走扎人堆数人头的地方。

 

隔着烟雨,与你发生关系

一度为错过[歙县石潭-新安江十里画廊]而挽惜不止,错过了阳春三月里水上花海,就不要再错过烟雨朦胧的陌上花开了。将遗憾留在心中,或许在下一个冬去秋来的时候,在心底盛放出满心的花海。

《致青春》的故事结束在婺源李庄的老槐树下,郑微在微雨的清晨里,向自己的青春告别,带着怀念与心酸开始了人生的下一次旅行。或许这诗情画意的地方,藏有很多人的青春记忆,当然,我并无意要与青春扯上关系,因为我的青春依然在路上而非于此。

这些年走过很多次杭徽高速,春夏苍翠之际,深秋枯荣之时,冬日荒芜之境,然后到现在的生机勃发,每个时期的景象都不一样。汽车行走在高速路上,窗外的一排排树、一座座山从视线内掠影而过。我不困,不累,不饿,只是静静地听着耳机里的声音,时而传来小伙伴们唏嘘声。油菜花梯田与青山相加映,桃花、梨花,山坡上、山谷里、白墙旁,处处是黄绿相间的色块,山间晨雾弥漫,好不美丽。

最美油菜花之乡的婺源在国内是如雷贯耳,好在天公作美,暴雨令很多人却步,我们毅然成行,到达虹关村时还带着蒙蒙细雨。走在雨中的感觉是如此惬意,金灿灿的花海多么像金黄的稻田,水滴在花瓣上欲滴还休,花朵便微低着头羞涩地绽放着。跨过古桥发现,这里曾是古官道的必经之路,也是此道进入江西后最大的村落。如今几近废弃,昔日的茶厂被大火烧毁,墙上的斑驳标语却依然清晰可辩。虹关除了“徽饶古道”的历史遗迹,最为出名的还有千年古樟(植于盛唐,为江南第一樟)和百年古宅,古樟旁的古驿亭依然存有“试问几何年曰宋曰唐古樟自晓,溯回多少事论荣论辱浙水长流”字迹斑驳的楹联。迷人的樟脑香气、白墙瓦黛、溪水阡陌相映成趣,让虹关村洋溢着浓厚的人文气息。(樟树四季常青,为江西省的省树)。

告别虹关村,到达岭脚,我们向虹关古道进发。据悉,虹关古道建于南宋,渊源却可追溯到春秋时期,秦朝从吴国到楚国跨越分界山——浙岭进入“楚国”的第一道关即虹关,岭脊上依然存有17米高的青石界碑,镌刻了阴纹隶书“吴楚分源”,是清康熙年间著名书法家詹奎手笔。浙岭除去春秋战国时期吴国和楚国的划疆之地,亦是鄱阳湖长江水系和新安江钱塘江水系的分水岭,新安江四大源头之一。古驿道(吴楚古道,又名徽饶古道),素有七省通衢之称。500年前的徽商往返于浙江沿海宁波、杭州、安徽歙县、休宁到江西景德镇、上饶、直至湖南、广州,正是“徽饶古道”。

行走在乡间阡陌,脚踩青石板铺就的步道,我不禁在想,这近两千年的古道,承载过多少饶徽人的梦想,掩藏着多少人的思乡情怀。不时回望走过路,风景何其美丽。古村落座落水旁,层叠错落有致,唯独潺潺的水流声似乎在诉说着烟语千声。我们就这样,吹着凉爽的春风与你挥手告别,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

 

午后时分,烟雨散尽,十公里的翻山越岭,我们穿过石亭与桃花林,缘溪而行,大片黄灿灿的油菜花和粉白色的萝卜花,煞是好看,配上黑白色的徽州古民居,更是浓浓的中国风。

古道将我们带到一个芳草鲜美、晃如世外桃源的古村——官坑。官坑因为地理位置偏远,生态民居保持都很完好,溪水清澈可见溪鱼。官坑依山而建,傍水而居,溪水东流穿膛而过,中间由简易的木桥连通,颇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木质房屋随处可见,青石台阶入溪旁,村民洗衣洗菜皆于此,仿佛穿越时空回到古时倩女浣纱的情景。

入得村内,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村民皆为老幼妇孺(老人是真的很老,小孩在六七岁以下),大部分年轻人和儿童都外出了。我们看到的是村民的怡然自乐与悠闲自在,却不知从老人小孩的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孤独与失落,他们将终身在此与古村一起终老,与青山为伴。

有一位老大伯跟我们说着一口完全听不懂的当地话(应该是在介绍他们村里的情形),我把我为他拍了一张照片给他看,他开心地大笑起来,淳朴的人们啊,这是中国老农的秉性(人们总是在追名逐利之后,向中国简单纯朴的农民投去羡慕的目光~)。村内房屋因年久失修,白墙已染上了很多黑色的小点,远远望去,好似纸上泼墨般散开来,溪水、古屋、青山、云雾,这样的景象胜过任何一幅山村水墨画。

我们入住在官坑农家,据房主人说,房子是为儿子结婚新建不久。房子条件虽然简陋了点,但是床铺干净。安顿好住处,在村子里随处逛逛,在桥上坐着,听着潺潺的水声,没有了车水马龙的喧嚣,也无浓浓汽油味,静静地看暮色降临。


清晨,当我睁开眼的时候,窗外鸟鸣婉转,匆匆起床去看古村晨韵。与昨日所见的情形完全相左,我走进白茫茫的晨雾中,10米开外的人和物都看不清了,只有村中的水流依旧,我和世界仿佛置身于梦的朦胧之中。木桩上、草垛处、花瓣上都结有细细的蜘蛛网,挂着晶莹的小水滴,煞是美丽。

当金色的太阳从村头越升越高时,晨雾逐渐散去,大地的美景又清晰地展现在眼前,与晨雾中的景象相比之下别有一番风味。河水倒映着徽派建筑典型的标志——马头墙,雪白的墙身,青黑色的瓦,屋顶是刻着模糊图案的飞檐翘角,在蓝天绿树映衬下分外瞩目。我们迫不及待地去看一看那百亩花田,走一走阳春阡陌,爬上山头看一看云雾散去后山凹里的官坑。

 

沐着阳光,与你撒欢

离开官坑,我们与小溪一路沿着环山公路下山,小溪成河顺势而下,公路在山间盘旋。期间遇一平坦的河段,河道两旁芳草丛生,河曲回廊,十里水草肥美,甚为可观。(此处露营篝火再好不过了~)

江岭是婺源田园风光的代表,也是梯田油菜花的最佳观赏点,层层梯田着实美丽。要说风景,这满山遍野的油菜花,江岭绝对是美的没话说;但是说要堵车,也是堵的没话说,对于旅游爱好者来说,数人头的地方是该斟酌是否前往。我们没有在江岭停留,从江岭到李坑的半路之间,有一座狭长的小岛,由河流冲击而成,形如一轮弯月,故而名之。月亮湾是半路上的一处小景点,隔岸徽派民居的典雅与周边秀美的景色相融合惹得游客喜爱。

此处不得不说的一个戏趣性的剧情。

路边有卖小吃的村民,我因为买了五根黄瓜耽误了时间,快速走到大巴车尾的时候,车子竟然开走了~~是的,小伙伴们弃我而去了!!我朝着大巴挥手,小伙伴们竟全然不知。我给途途打电话,车已驶出有一公里开外。此时已是正午时分,我小跑几步便喘息不止。我回头挥手拦下一辆电动车,让他带我追上前面的大巴(原话:你去哪啊,我要追上前面的大巴~~大哥,能不能开快点啊~~)。电动车在公路快速行驶,吹着和煦的春风,看着两边的一排排的树掠影而过,从坡处俯冲而下,多像鸟儿飞翔,焦急的感觉一扫而过,这种感觉太棒了~(后来司机大哥有给我致歉,还好有途途电话啊~~)

最后的目的地是思溪延村,可能是一路对油菜花略有些审美疲劳了,走在田间小道,并无原来的兴奋感。思溪和延村是两个村落,历史名人倍出,多名门望族。此处多是明清时期的徽派建筑和青石板街道,挂满青苔的飞檐、发暗斑驳的墙壁无不散发着古老而原始的气息。

思溪的“三雕”(砖雕、石雕、木雕)工艺精湛,极具徽派民居的建筑特色,其中不得不提的是“百寿图”,俞氏客馆格扇门上雕刻着99个不同字体的“寿”字,而这第100个寿字便是整个客馆的房屋构造的“寿”型,堪称木雕精品。村内斑驳的马头墙和各种雕刻,伴着思溪的流水,通济桥头白发的老人和可爱的孩子,历史和生命就这样更迭,更迭,再更迭……

 

春天的风,编织着一个永远也写不完的绿色之梦,在梦里高飞,在风里放歌……我们就这样,隔着烟雨,遇见春天,遇见你;我们就这样,沐着阳光,与你撒欢。   

 

备注:此记无攻略,但求意会(心境不同感受不一);只闻花香,不谈悲喜;纯粹影像记录,不为取悦他人,纯粹娱乐自己!


评论(1)
热度(11)
  1. 小honeyl苏木 转载了此图片

© 苏木 | Powered by LOFTER